首頁 美文

剩下的盛夏

(來源:網站編輯 2019-07-31 18:28)
文章正文


  “蟬鳴是窗外漸漸倒數的鐘聲,
  考卷的分數是往上爬的樹藤。
  我畫在你手掌上的蝴蝶,
  飛走了嗎……”
  午休時的校園中久久飄蕩著這首《剩下的盛夏》的旋律,璇子將抬頭望天的目光收回,定定地望著那個空位子:林然,我們說好的盛夏呢?
  故事的開頭很簡單,轉校生林然初來乍到,做了璇子的同桌。璇子望著旁邊這個安靜清秀的男生,好奇地想:現在已經是初三了,為什么還要轉校呢?林然好像注意到她的視線,轉頭看她,璇子忙低下頭去。
  這個安靜的男生話不多,學習倒是不錯,而且很樂意幫助別人。每次璇子有問題,他都會耐心地解答;不過除此之外,林然似乎很少說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班里的男生們打成一片的,大概是傾聽者的身份也很受歡迎吧。
  學習好的林然偶爾也會有犯錯的時候,最近他迷上了漫畫,隨時隨地都會拿出來看,以致于成績下滑。可他自己卻毫無感覺,這天更是在早自習時用語文書當掩護,偷偷看起了漫畫書,他看得如此沉醉,以至于老師從教室后面走來也毫無察覺。
  “啪!”在老師快走到林然身邊時,璇子果斷翻倒林然的語文書把漫畫蓋住,然后把自己的語文書豎在林然的桌子上做出背書的樣子,口中還念念有詞。林然驚訝地望著璇子,瞬間明白了怎么回事。老師終于走了,林然長出了一口氣,雙手抱拳在胸前說:“謝了!”然后又準備繼續看。
  璇子按住書忍不住嚷道:“嘿,你還看啊,你沒發現你成績都下滑了嗎?難不成你以后想當個漫畫家啊?”林然想了想,一臉認真地說:“漫畫家啊,倒是不錯,可是我畫畫的水平會被人笑死吧,所以現在應該看點漫畫補一補。”
  璇子不禁皺了皺眉,她最討厭那種沒夢想沒追求還耍嘴皮子的人了,但看看林然無辜的表情,璇子想搞不好他是認真的呢!于是璇子一臉認真地說:“被笑也沒關系的,堅持夢想就行啊,林然。”
  林然聽后不禁笑出了聲,可很快又不笑了,他若有所思地把漫畫塞回了課桌,喃喃道:“夢想啊……”
  初三的學習壓力逐漸增大,璇子的另一個壓力也越來越大:鋼琴比賽臨近,比賽曲目卻仍未練熟。
  “要么就不參加了,要參加就好好練,你到底有沒有用心啊?”老師責罵的話語在耳邊回響,窗外明媚的陽光在璇子看來簡直就是諷刺,已經堅持那么久了,從小學開始的鋼琴夢想啊,每天就算再忙也會抽出時間練習。以前覺得彈鋼琴好開心,可是現在彈出的曲子斷斷續續的,已經快要沒有感覺了,好累好累,是不是應該放棄了?可是……“我明明認真練習的,為什么還是不可以?”璇子把頭埋進了臂彎里,喃喃自語。
  “喂,璇子,你沒事吧?”耳邊突然傳來林然的聲音。璇子忙抬起頭,尷尬地笑笑:“嘿,沒事啊。”林然仍然看著她,眼中流露出滿滿的擔心。“明明是很不開心的樣子……”林然皺著眉小聲說著,突然靈感乍現似的笑道,“來,我們來玩游戲吧——石頭剪刀布,贏的人可以在輸的人手上畫畫,怎么樣?”雖說現在沒什么興趣玩游戲,但人家也是為了讓我開心一點,拒絕的話太不給人家面子了,璇子這么想著點了點頭。
  “石頭剪刀布!”璇子勝。
  “石頭剪刀布!”璇子勝。
  “石頭……”
  幾局下來,林然的手上已經畫滿了小貓小狗小豬小熊,而璇子手上還是干干凈凈的,什么也沒有。“吼吼吼,又贏了……接下來畫個什么呢?嗯,小獅子還沒畫過……”璇子越玩越開心,越玩越興奮,抓著林然的手一陣壞笑。林然紅著臉,無奈地望著早已畫滿卡通動物頭像的手,嘆著氣說:“哎,又輸了。”
  “石頭剪刀布!哎呀!”望著自己的石頭和林然的布,璇子不禁叫出了聲。她咬著嘴唇,極不情愿地伸出一只手去,“畫好看點啊!”林然微笑著點了點頭,用水筆在璇子的手心輕輕勾畫。“好了。”林然蓋上筆蓋微笑著說。
  璇子往手上一看,一只展翅欲飛的蝴蝶躍然掌上,每一點細小的花紋都勾勒得無比精致,那曲線優美的雙翅似乎還會隨手的動作而輕輕扇動。
  “哇,好漂亮啊!”璇子忍不住驚嘆道。
  林然依舊微笑著,淺淺的笑暖得像陽光:“這只蝴蝶送給你,祝愿你像毛毛蟲一樣破繭而出,成為美麗的蝴蝶,飛向夢想的天空。有什么煩惱的事都沒有關系,努力去克服就行。”
  璇子突然明白了,不管是要找她做游戲,還是在她手心畫蝴蝶,林然都是想要讓她開心起來,鼓起勇氣去解決煩惱。璇子看著手心欲飛的蝴蝶,一股暖流靜靜地淌過心間,對呀,自己一定可以像蝴蝶一樣,展翅飛翔!
  已經在繭里掙扎了這么久,怎么可以這個時候放棄呢?如果一首曲子都練不下來,怎么能說彈好鋼琴是自己的夢想?璇子笑了:“嗯,我會加油的!”兩個少年相視而笑,窗外明媚的陽光靜靜閃耀,一陣清風吹亂了窗簾,吹起了少女手心的蝴蝶。
  時間一天天流逝,中考的腳步一步步逼近,離別的笙簫也漸漸奏響。“很快就要分道揚鑣了,同學們,這個夏天才開始我們就要分開了,真沒意思。”前桌的同學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懶洋洋地說。
  另一個同學湊過來:“是啊,不過還剩下一個暑假,暑假要一起出去玩啊,隨叫隨到哦。”
  前桌笑道:“對呀,畢業之后還有剩下的盛夏呢。嘿,林然,璇子,你們也一起吧?我們建個QQ群。”
  璇子立馬興奮得兩眼發光:“好呀好呀。”林然也微笑著點點頭,但璇子總覺得他的笑有些不一樣,好像藏著什么大家不知道的東西。明明時值初夏,林然的眼中卻流露出秋一般的寂寞憂傷。
  他是為中考后的分離而傷心嗎?不要擔心,林然!璇子在心底默默地說:不管怎樣,我們說好了哦,剩下的盛夏里還要聚在一起。
  鋼琴比賽結束了,璇子拿了一等獎,璇子想:多虧林然的鼓勵,要不是他,璇子早就把鋼琴的夢想放棄了,要把這個好消息和他分享。
  第二天早上,璇子急匆匆地沖進教室,林然的位子卻空著。怎么會?璇子忍不住問了問前桌,前桌驚訝地看著璇子:“林然沒跟你說嗎?他又轉學走了。”
  明明說好剩下的盛夏還聚在一起,他怎么可以這樣走了。璇子的掌心好像還有水筆滑過的感覺,勾勒出一只振翅欲飛的蝴蝶,托著少女到達夢想的遠方,璇子遺憾道:“都還沒有謝謝你……”
  “璇子,你好慢!這可是我們盛夏的第一次集合,怎么可以遲到!”前桌對著氣喘吁吁的璇子皺著眉,璇子忙道歉道:“對不起,久等了。”前桌突然神秘兮兮地笑了,向小路那邊遙遙一指:“不怕,有人比你更慢呢!”
  小路盡頭,一個清秀挺拔的身影慢慢走近,黑色的短發被風吹亂,白襯衫上畫著一只振翅欲飛的蝴蝶。
  璇子感到眼眶有點濕,她有好多好多話要跟林然說:林然,多虧你的鼓勵、你的蝴蝶,我才能拿一等獎!我要像你祝愿的那樣,破繭、綻放、飛翔!
上一篇:放飛的青石巷 下一篇:父親的腰
標簽
熱門文章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
北京时时计划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