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美文

古代文人的“一字師”

(來源:網站編輯 2019-07-31 18:35)
文章正文
  “一字師”這一用語早已有之,即更正一字之誤可為師。歷史上有許多文人作文賦詩的 “一字師”軼事,千古流傳成為美談。
  唐朝和尚齊己喜歡作詩,寫了首題為《早梅》的詩,其中兩句是:“前村深雪里,昨夜數枝開。”一天,他遇到當時很有名氣的詩人鄭谷,就取出這首詩來請教,鄭谷看罷建議將詩中“數枝”改為“一枝”。改后的“一枝”成為全詩的點睛之筆:梅花開于百花之前,是謂“早”;“一枝”又先于眾梅悄然獨放,刻畫出早梅傲雪吐艷、凌寒飄香的品性,更顯此梅的非同尋常。齊己豁然開朗,對鄭谷非常欽佩,尊鄭谷為自己的“一字師”。
  宋朝文學家范仲淹,非常敬仰東漢名士嚴子陵,于是寫了一篇《嚴先生祠堂記》,原文中有這樣幾句:“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德,山高水長。”一天,范仲淹把此文給朋友李泰伯看。李泰伯讀后,認為把“先生之德”改為“先生之風”更好。從意義而言,“德”義狹窄,“風”義廣泛;從音韻而言,“德”字短促低沉,“風”字遠達響亮。范仲淹反復對比吟誦,覺得“先生之風”意味更為深遠,更能表達出對嚴子陵高山仰止的崇敬之情,遂稱李泰伯為 “一字師”。
  宋朝進士張詠做湘東太守時,一日在家作詩,詩中有“獨恨太平無一事,江南閑殺老尚書”之句,寫完之后就出去了。溧陽知縣蕭楚才來訪,見到張詠墨跡未干的詩作,提筆將“恨”字改為“幸”字。張詠回來見后不悅,認為這一改動違背了他的本意。 蕭楚才解釋說:“當今小人當道、奸佞橫行,大人位高權重、功勛卓著,已成眾矢之的,‘恨太平’恐招殺身之禍。”“恨太平”是對天下太平的不滿,“幸太平” 是因天下太平而感到幸福。張詠聽后大悟,感激地說:“蕭弟,一字之師也。”蕭楚才的一字之改,不僅救了張詠一命,也給詩句增添了更深的內涵和更多的回味。
  元朝蒙古族詩人薩都剌,曾寫過兩句詩:“地濕厭聞天竺雨,月明來聽景陽鐘。”自以為是得意之作,但一位鄉村老叟讀后不以為然。薩都剌聽說后,專程上門請教。老叟直言道:“詩中前句用‘聞’,后句用‘聽’,字雖不同但意思一樣, 犯了作詩的大忌。唐朝詩人有‘林下老僧來看雨’之句,不妨將‘看’字借來一用。”薩都剌把“聞”雨改為“看”雨后吟誦玩味,覺得摹景狀物更具聲色,大為嘆服,急忙施禮道謝,稱老叟為 “一字師”。
上一篇:美好的空瓶子 下一篇:古詩中的美妙夏天
標簽
熱門文章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
北京时时计划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