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美文

古詩中的美妙夏天

(來源:網站編輯 2019-07-31 18:35)
文章正文


  夏天是一年之中一個別樣的季節,她不如春天那么輕柔,亦不如秋天那般涼爽,但是,她那么美麗,這種美,是那么與眾不同,也是那么別致……熏熏然和風中,“百花過盡綠成蔭”,窗外銀杏樹的葉子清明只是嫩芽,到了立夏,已經展開葉形,像一把把小巧玲瓏的芭蕉扇,在漸漸溫熱起來的風中搖曳。河岸的幾株垂柳,散盡了柳絮,柳葉密密地垂著,風起時,才見些疏落。院子里的美人蕉總算適時而開,在一片墨綠中呈現著淡淡的橘黃,無言地忠誠地呼應著立夏。
  最能體會夏天之美的,當數那些多情的詩人。最早描寫夏天的詩句,出現在《詩經》中:“四月維夏,六月徂。”“暑”意思是說,四月入夏季,六月到暑天。晉代的大詩人陶淵明寫的《讀〈山海經〉》中有這樣的句子:“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描寫了夏天房前屋后草木十分茂盛的樣子。南北朝時期的謝靈運在《游赤石進帆海》中,這樣描寫夏天:“首夏猶清和,芳草亦未歇。”讀來頗感清新。隋代的楊廣雖然是個亡國皇帝,但有一首寫夏天的詩,寫得極好:“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散發乘夕涼,開軒臥閑敞。”寫出了夏季傍晚日落、月升、乘涼的美景。
  在唐宋時代,描寫夏天的詩詞不僅多,而且還有特色。唐代詩人高駢有一首《山亭夏日》這樣寫道:“綠樹陰濃夏日長,樓臺倒影入池塘。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請看,他筆下的夏日是多么美好啊:綠樹陰濃,滿院薔薇,隨風飄香;這時坐在池塘邊,看著那池塘中亭臺樓閣的倒影,耳畔響起微風吹動水晶簾的聲音,真乃神仙境界也!和高駢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南宋詩人陸游的《幽居初夏》:“湖山勝處放翁家,槐樹陰中野徑斜。水滿有時觀下鷺,草深無處不鳴蛙。”詩人筆下有花草樹木,有曲水小徑,有飛鷺鳴蛙,有動有靜,有水有陸,有草有花,而這一切都在詩人的家中——放翁家,時當初夏,詩人觸景生情,必然會有好詩。南宋詩人陸游的《立夏》詩句“槐柳陰初密,簾櫳暑尚微”就像一幅鄉村寫生圖,淡淡的筆墨描繪出進入立夏的情景。一樹一樹素雅的槐花,陣陣襲人的花香,令人心曠神怡,襯托出鄉村五月詩意的美。
  在描寫夏天的詩文里,南宋詞人辛棄疾的《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很有特色:“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請看,詩人筆下,有清風、明月、驚鵲、鳴蟬;有小山、茅店、社林、溪橋……多么像一幅美麗的夏夜山村風景畫,令人讀了浮想聯翩,美不勝收。
  有的人不喜歡夏天,認為夏天炎熱,但是這在有些詩人眼里是那樣樂觀而浪漫。秦觀就認為:“芳菲歇去何須恨,夏木陰陰正可人”;李昂則喜歡夏天的晝長:“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杜甫則更喜歡夏日的楊花和蓮葉:“糝徑楊花鋪白氈,點溪荷葉疊青錢”;春去夏來,李商隱并不留戀春天:“深居俯夾城,春去夏猶清”。試想,如果沒有夏天,我們就看不到“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楊萬里)的美景,就很難體會到“松下茅亭五月涼,汀沙云樹晚蒼蒼”(戴叔倫)的幽靜;如果沒有夏天,我們就見識不到“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蘇軾)的奇觀;就很難想象“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孟浩然)的美妙。


  更有趣的是一些夏天的風俗,立夏這天,家鄉的女孩子最熱衷的是往頭上插滿花。那是一種綠葉子的小白花,清香撲鼻,我們都叫它木香花。不光女孩子戴,有些男孩子也附庸風雅,胸前別著幾枝。村里大姑娘小媳婦甚至大媽老太太們在這一天多多少少都在頭上插些花草。于是,田野上、小河邊到處飛揚著芳香,空氣里充盈著說不出來的鮮活氣。
  有的地方還有一種風俗,那就是畏忌夏季炎熱而稱體重的習俗,據說這一天稱了體重之后,就不怕夏季炎熱,不會消瘦,否則會有病災纏身。立夏“稱人”的操作有兩類。一類是在戶外進行,懸秤于大樹,大多是給男人、小孩稱量,男人們都大大咧咧地脫掉衣服,只剩一條短褲,小孩連短褲都不穿,光溜溜的;另一類則是在戶內進行,懸秤于屋梁,由婦女們互相稱量,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羞羞答答的,你推我讓好半天才脫下外衣,露出或苗條或婀娜的身段。大家品肥論瘦,嘻哈打趣,似閨中游戲。蔡云《吳覦》詩有證:“風開繡閣揚羅衣,認是秋千戲卻非。為掛量才上官秤,評量燕瘦與環肥。”
上一篇:古代文人的“一字師” 下一篇:嬌嬌的電話
標簽
熱門文章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
北京时时计划重庆